漸漸的,信賴成為了彼此的負擔,染指流年的春秋,掛著淚的微笑吧幸福放映了一遍,把傷痛單曲迴圈到落魄的念想。平時淡定從容的姿態,突然變成了手忙腳亂的節奏,自認為的柔情蜜意也無法折磨到無情的歲月。匆匆忙忙的日夜擱淺了忙忙碌碌的生活中僅存的一絲寧靜。無聲的陪伴,默默地情愫面臨了緩緩歸期的瑣事。錯位的遺憾交集了漫長相處和短暫相遇的盛衰之別。
  

風疙瘩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